close

<人在江湖>5-溫柔-彥均        這種感覺真是很不錯!     江兒980218

        慵懶的氣息,總是在天好像還沒有完全藍開的春日尾端,勾引著人閒散不想做事,也挑戰著人的意志力,因整個大環境充斥裁員的迫人氣氛,「好啊!那就不要上班了好啊,能回家大睡一場多棒哦!」有人真這樣脫口而出,只是說了,又立刻挺沒志氣地比著「噓噓」的手勢說:「可別讓老闆聽到了」,其實說的人豈不知不用多久酷熱的夏天一到,當空氣裡滿是疲累感披瀰著時,人就會大感後悔的,這也正是現今上班族的矛盾與無奈!

        這些人的思情心緒,公司哪可能管得著你這麼多?反倒是一開春就得推出一系列類似「振興方案」的計畫,只是每個部門的方式和包裝不太一樣;彥均領軍的企劃部,當然更得有模有樣地要求僅有的六位大將,束起腰、挺起身來,因為他們不衝,其他業務與後勤單位也沒多少可以使力的地方!這時,彥均發現去年之前還不怎麼起眼的安琪,有異軍突起之勢!四月尚未過完,她已有五個案子札札實實上路了,而其他同事仍有人第一個都還在喬不定呢!

    1

        安琪本來就有「動作俐落」的特質,但一般這種型的人多屬性急,因此穩定度、落實率相對較低;過去安琪是這樣,然而今年似乎不一樣了,她的東西既快又好,著實給了大家不小的壓力!雖有炒熱競爭力的效果,部裡部外一些耳語流言便也忍不住竄動了起來!

        這對擔任主管的彥均而言,不正是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嗎?也考驗著她的領導力!火爖在公司算新人,脾氣好,因此許多人都喜歡找他聊聊,他卻因此聽到不少是是非非。某天下班後,人幾乎走光了,他故意留下來等機會跟彥鈞「報告」,他提醒她多注意「淑萍姊」,是不是安琪踩了她的線?做到她的領域裡的客戶去了?但他初來乍到不了解,只能聽聽!

        「淑萍姊」是企劃部最資深的一位,但是能力中上,時好時壞,年紀最大倒是真的!彥均小她十歲,生活中對她當然得敬重,只是世代交替挺快,舊思維不是不好,而是市場接受度的問題!這對她當然是吃虧而殘忍的,但她一直不服輸;有機會轉到較無壓力的「研究」單位,她卻不要!

        去年的景氣海嘯仍餘波未定,彥均故意把年度達成率調高二成,她斟酌過,對此她是留了伏筆的:人有惰性,即使只做到八成,結果至少維持去年的水準,這樣,上頭是可以接受的!火爖、駿然跟得上,淑萍姊、偉翔比較辛苦,另一位惠聆也還不錯。

        當偉翔默默絞腦汁時,淑萍姊卻跑到別部門去放話:她是不是故意要整我!明知道我去年才開過刀;而且全世界經濟都在衰退,她想求表現嗎?很多公司都保守起來了!她幾年沒去外邊跑了,坐在空調安穩的大樓裡紙上作業是不是?

        類似的意思,她在部門開會時說得含蓄,彥均便當作聽不明白。可是她竟當眾對安琪開砲:有人跑到「真味」去弄什麼「山桑子果醬」的提案,可否請先弄清楚「藥品」和「食品」的差別,幫幫忙!這是很common的常識耶!雖未指名,但誰會聽不懂她的氣是噴向安琪呢?大夥兒或東張或西望,無人接話,似乎都等著安琪接招,豈料安琪沒回應!彥均知道這事的,本來某些領域就是有重疊現象,不可能完全切割,重要的是你能否提案?於是她只說了:山桑子果醬的案子我會私下協調。接下來,彥均就請大家繼續討論預算問題,一語帶過了尷尬點!

    2

        這案子仍在發展中,能不能叫「真味」通過,尚多變數;如果淑萍也提案,那才需要協調,甚至不協調也無妨,讓對方多個選擇,所以一忙忘了,彥均並未找他們來談。

        淑萍手上兩案子都被客戶打回票,是否因此積壓成怨?她竟跟總務部某位同事似有若無地說:安琪有兩三個男朋友,「她真是好人緣!」這話和另一件她數落彥均不公平:「把難搞的客戶給她,容易的CASE都給那三個男生」的話,竟分別都傳到彥均耳裡!

        她本來對火爖的提醒不太放在心上,問題卻好像有加溫的趨勢;她當然感到不舒服,但忽然間她記起牧師曾說:「溫柔不是沒脾氣,而是心平氣和」,彥均很羨慕這樣的生命;近來在操練「隨時親近上帝」,安靜之時,她竟感受到淑萍姊的不安,她對她的放話、不滿,反而叫她起了憐憫!應該對她更關心點!彥均覺得,而不是揭發她什麼,她心中如此決意!

        買了兩張「沒問題先生」的電影票,因知道她喜歡這項娛樂,也著實許久沒跟她一起去吃飯或逛街等等了;等同事都回家了,她隨口說:「淑萍姊!我這有朋友送的電影票,明晚約妳去看如何?金凱瑞的,聽說不錯看哦!」

        她愣了一下,似想婉拒,「拜託啦,一個人去看很無聊耶!」她等她再愣了一次:「也好,你知道最近我很不順的,就先去蹓蹓!」

    3

        一個月後,安琪輾轉曉得了淑萍對她感情生活的毀謗!氣呼呼地找彥均要她處理;彥均原本就打算有機會要私下跟淑萍談開這事,安琪的要求只是加快她的腳步;有點棘手,但即使不是身為主管,她仍然不能不吭聲;她觸及她的部份,她自己已在上帝面前「消化」掉了,但對安琪,她不能要求她若無其事?

        在她今年第一個案子好不容易終於交差的那一天,她才發了個mail給淑萍。先恭喜她實力仍在外,像關心自己的姊姊一樣,把她多年來對企劃部與公司所做的,都一件件平實地說出來;末了才說:

        「我知道去年妳很難熬!今春更不好過!但是淑萍姊,可否接受我的建議,有困難,我們多年並肩作戰的情誼,難道不足以使你敞開告訴我妳的瓶頸或難處嗎?我還有點權限,可以給你一些舒緩的空間,但是!好不好不要在其他部門說我們內部同事的私生活如何如何?對不起!我記得曾看過一句話,意思是說這世界裏,隱藏的事沒有不顯露的!對方最近聽到了,又氣又難堪!你願意自己找機會跟她道歉嗎?這件你也許無心犯的口舌之錯,我只能做到這裡了!」

        春天的腳蹤還沒完全離開!開春以來,原本有些低氣壓徘徊的感覺,便已隨著淑萍偷偷請安琪去吃頓飯之後,清楚地從企劃部裡煙消雲散了!沒有人再提起這事,因為三個都有點大而化之的大男生,加上惠聆本就獨往獨來的多;而這事的發生,讓彥均也覺得自己較以往沉得住氣:「這種感覺真是很不錯!」她站在正起霧的窗邊,不禁對自己微微地笑了起來!  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彥均)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grandfather4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